小科软件破解版下载

星期二, 21 9月, 2021

轰!

四人可怕的攻击如同奔雷一般,带动空气出阵阵呼啸,仿佛整个空间都要爆炸了,只见凌冽眼中血气颤抖,嘴角一阵抽动,露出一个蔑视的笑容,大手张开,孙天奇顿时觉得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给阻挡了。

“你该死!”

凌冽冲孙天奇淡淡的说了三个字,大手一挥,手掌之上的黑气轰然爆开,在半空之中竟然出如同野兽一般的怒吼。

吼!

只见那团黑气在空中不断的涌动,突然急转直下,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龙,怒吼着冲向孙天奇,孙天奇大惊,一把抓住身旁的李辉扔了出去,李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魔龙吞没!

轰!

突然一声爆炸,李辉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炸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李辉都能闻道自己身上散出来的焦糊味儿,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被灼烧过一般,如果不是他现在可怕的修复体质,估计刚才那一下他就已经变成了一对焦炭。

“你……”

李辉被吓呆了,这个家伙还是人吗?感觉都快烧成骨灰了,立即感觉到有些不太妙,转身拔腿就跑。

桀桀!

萌妹与咖啡的浪漫写真组图

凌冽眼中血气缠绕,一个踏步就到了李辉的跟前,一个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头上。

砰!

李辉就跟一个气球似得爆炸了,鲜血跟肉沫喷的到处都是,空气之中弥散着血雾,不管他的自愈能力有多么强,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了。

自从加入地府获取强大力量之后,孙天奇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魔鬼,弱小的人类在自己眼中就是一只蝼蚁,随意生杀,甚至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但面对凌冽,他却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只蝼蚁。

“杀!”

一只冷眼旁观的关御河动了,孙天奇跟其他两个戴着鬼头面具的情况沉默片刻,一起向凌冽冲杀过去,现在的凌冽太可怕了,想逃都不可能,他们唯一的活路就是杀了凌冽!

狂的凌冽就像是一尊杀神,拳头冲天而起,一个青年被掀飞,在空中大口的喷着鲜血,倒地之后,一脸惊恐道“这是为什么?”

他现自己竟然没有痊愈,正常情况下,他所受的伤虽然重,可是经过改造之后,有着骇人的自愈能力,可现在伤势却没有一丝好转。

老妪眼中绽放出一丝异彩,道“竟然这么快就有效果了,这小子比他爹要强啊。”

看见那个青年惊恐的眼神,一旁的少女却笑嘻嘻道“怕了吧?就算是完整的不死战士遇到冽哥哥都是不堪一击,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半成品,次货!”

关御河顿时大惊,再也难以保持淡定了,道“你怎么会知道不死战士?”

不死战士是一个禁忌,曾经在二十年前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果不是护龙一族,估计现在已经是不死战士的天下了。

少女说的一点儿没错,李辉等人就是不死战士,只是当年有关不死战士的研究几乎部被毁掉,留下来的值得研究的东西很少,所以,他们的研究并不完整,也就是说,他们就像少女说的那样,并不是完整的不死战士,是半成品!

不过,地府研究不死战士的计划无比的隐秘,只有关御河部了解,就连孙天奇都是一知半解,这个少女竟然知道。

少女做了一个鬼脸,道“我当然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

关御河心里猛的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怨毒,道“我们走!”

凌冽太可怕了,已经不可力敌,再纠缠下去,所有人都要死。

四人再没有犹豫,身体暴起。

“桀桀……想走?”

凌冽口中出森然的冷笑,翻动着森白的双眸,张开手掌凌空一抓,一个鬼头面具青年跌落在了地上,惊恐的现自己失去了行动能力。

咔嚓!

凌冽上前一脚踩在了他的头颅上,头颅就跟摔碎的西瓜似得爆炸开来,鲜血喷的到处都是。

“啊!”

楚香湘跟绵绵甚至连死人都没有见过,立即就被这残酷血腥的画面给吓坏了,抱在一起浑身颤抖,两眼满是恐惧的看着凌冽。

在她们眼中,燕锋这一刻俨然化成了一个杀人狂魔!

嘶啦!

凌冽又抓住一名鬼头面具青年的脖子将他提离地面,然后双手无情的撕开,立即将具体撕的支离破碎,鲜血喷洒在燕锋的身上,令他就如同魔鬼一般狰狞可怕!

这一刻,凌冽就是一名杀神,无情的收割着人的生命,任意践踏他们的具体与血肉。

凌冽可怕的双眼又盯上了关御河跟孙天奇,两人顿时感觉通体冰凉,那是一种来自死亡的威胁。

老妪微微叹息一声道“罢了,关海洲那小子是一个不错的小子,药王后人只存了一脉,就此罢手吧!”

话音一落,老妪就诡异的出现在凌冽的身前,干枯的手掌拍在他的头顶,只见凌冽一边惨叫着,一边浑身颤抖不已,最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楚香湘跟绵绵立即就慌了,老妪道“没事儿,他睡醒就行了。”

扭过头向关御河跟孙天奇道“你们走吧,就当是我给关海洲那小子跟孙无命一个面子。”

关御河跟孙天奇死里逃生,听到老妪的话,脸上又一次动容。

关海洲是关御河的祖爷爷,那可是实打实的红一代,曾经位高权重,至于孙无命则是孙天奇的祖爷爷,毒手佛医,名扬天下!

关海洲跟孙无命都已经死去多年了,这个老妪好像认识他们,还很熟的样子,那他们应该是同辈中人,这个老妪岂不是最起码有一百多岁了吗?

“我们走!”

关御河跟孙天奇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就走。

少女又不高兴了,道“婆婆,你不让我出手也就算了,他们把冽哥哥害成这样,你怎么连他也拦着?”

老妪敲了她的小脑袋一下,瞪眼道“死丫头,你懂什么?这小子的血脉刚刚觉醒,现在这个样子身体很难承受,如果任由这样展下去,可能就回不了头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