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污污污app下载ios

星期一, 20 9月, 2021

(难怪,难怪这眼镜男从始至终不肯坐上首位置,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对方随性而为,不料……好吧,既然他没坐上首,那岂不是说后面还未到场的几名资深者里其中有一个必然是队长!?糟了,我恭维眼镜男坐上首这事要是被还未露面的队长知道……真不确定对方会不会记恨在心从而对我产生反感,可恶,失策,失策了啊!)

与此同时,就在高继坤思索连连胖懊悔不已之际……

哒哒哒哒。

门外再次传脚步声,而响动亦立即吸引新人关注,很快,在众新人目光注视下,随着房门开启,一名光头大汉径直走入,男人身型魁梧膀大腰圆,一张脸满是横肉,见状,方海、月晓连高继坤三人无不被吓了一跳,然未等几人回过神来,三人又很快注意到光头男背上竟还背着个人。

那是一名青年,一名看模样顶多20岁出头的年轻人,青年相貌清秀脸孔帅气,目前这样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趴俯于光头男背上。

………

门旁,光头男背着青年大大咧咧走入车厢。

说句题外话,看到光头男第一眼,高继坤曾忍不住猜测或许此人才是队长,毕竟对方相貌凶狠且一看就是武力值爆表之辈,而这种人亦必定有足够武力压服众人,应该是队长无疑了,至于那背上的青年……在他看来顶多也就是同姚付江以及陈逍遥那样的普通资深者而已,无论怎么看都不像队长。

(这回肯定吗?不,还是等等吧。)

精明人不愧是精明人,而但凡精明人都懂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虽说这一次高继坤确信了个人猜测,不过吸取了刚刚教训的他却未开口说什么,胖子保持着沉默,静等事态发展。

然后,发生了一件事,继而令高继坤连大吃一惊。

光头男进入会议室后虽如预料中那样径直朝会议桌首位走去,可抵达首位时对方却没坐下,反而将身后青年小心翼翼放置于首位椅子上。

时尚大片默契十足

见状,不单高继坤心下大惑,连一旁方海与月晓都倍感惊意外。

首位旁,放下何飞,小心安顿,直到把这一切做完,光头男才注意到会议室多了三张新面孔,大体扫了几眼,最后咧嘴朝打了个招呼道:“三位好,我叫彭虎。”

诚如早前所言,虽说昨晚就已从陈逍遥那得知了新人名字,但问题是新人却不认识自己,加之目前怎么说都算队友,最基本也要让对方认识一下自己才对。

结果毋庸置疑,见光头男主动打招呼,对面,本就畏惧于男人外貌的三人哪敢怠慢?忙个个起身恭敬回复,纷纷做起自我介绍。

听罢介绍,微微点头,彭虎大马金刀坐回位置,刚一坐定,正欲观察会场,却见对面陈逍遥表情古怪,一时无法形容,不,也不能说形容不了,如非要形容,或许用‘兴奋’最为恰当。

随着时间分秒流逝,不知为何,青年道士逐渐步入心痒难耐状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频频看向门口,许是过于焦急,最后忍不住朝彭虎询问道:“彭哥啊,这都过去那么久了,连你与何飞都来了,可程樱咋还没来呢?早会就是她提出来的,结果就她一人迟迟不到。”

抱怨立即获得姚付江支持,话音方落,加之确实等了许久,平头青年亦紧随其后接话道:“对啊彭哥,陈逍遥说的没错,这次会议是程樱吩咐的,大家现在都到齐了,怎么唯独程樱没来?”

听着二人问题,彭虎又何尝不是一脸疑惑?略一沉吟,伸手摸了摸自光滑脑袋,又扫了眼对面正闭目养神的赵平以及同样用疑惑目光看着自己的钱学玲,最终,无法回答的他只能用些尴尬表情回答道:“这,我也不知道啊,你们问我……我又去问谁啊?”

顺带提及一句,关于何飞回魂成功连同暂时不会醒的消息早在昨晚陈逍遥就已告知过其余资深者,待得之何飞暂时不会醒后,众人也和早前程樱一样担忧过某些问题,部分人甚至都已猜出程樱安排此次早会目的为何,或许就是为了商讨对策,然奇怪的是,早会开始了,人也到齐了,唯独会议召开人迟迟未曾露面?

怎么回事?

“额,要不我去3号车厢看看?看程樱出来没?”

等了半天,见程樱始终不见人影,彭虎逐渐坐不住了,撂下句话起身欲走,不料起身起到一半,右侧,闭目已久的赵平却睁开双眼摇头劝阻:“没必要,既是程樱安排的这场会议,那么她无论如何都不会遗忘,至于为何迟迟不来……”

“或许正被某些不太习惯的小事而困扰着吧。”

不太习惯的小事?

赵平这句莫名所以的话听得会场众人一头雾水,新人自不必说,就连彭虎、钱学玲以及姚付江亦个个愕然费解,唯独陈逍遥露出若有所悟神色,摸着下巴,最后用猥琐笑容朝赵平窃笑道:“嘿嘿,嘿嘿嘿,还是赵前辈看得透彻啊,的确,可能也真如你说的那样,当一个人长期习惯了某件事后突然改变或许还真不太适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现在我心脏跳的比往常快多了!”

面对青年窃笑自语,赵平没有搭理,就这么重新闭眼不在说话,陈逍遥则不在意,依旧在那喘着粗气独自兴奋着,这也让周遭众人看的愈发目瞪口呆,纷纷怀疑姓陈的早上是不是错把药当成早饭吃了。

很多时候气氛会传染的,闷头观察,竖耳倾听,见几名资深者聊得火热且口中还频频提及一个叫程樱的人,方海和月晓不由来了兴趣,虽说二人都很清楚身为新人的他们没有插话资格,但也开始期待起那名叫程樱的资深者,当然了,凡事无绝对,或许多数新人会在本能促使下被谈话勾起好奇心,但唯独高继坤是个例外,众人谈话他一句没听,胖子也完不在乎程樱是谁,因为此刻的他正关注着另一件事,至少在他个人看来非常重要,非常值得关注。

胖子始终紧盯前方,盯着会议桌首位,打量着那名叫何飞的昏迷青年。

不错,他一直在猜测,猜测着青年真正身份。

(这人被放在了首位?莫非他才是团队队长?不对啊,对方模样怎么看都不像领导啊,论外形气质不如眼镜男,论凶悍体格也不如光头大汉,可,可怎么就被放在首位了呢?其他资深者还一副理所应当模样,要不要问问其他资深者?算了,反正人到齐后对方身份自会被揭晓,到时我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额,先静观其变吧。)

同一时间,会议室内,就在众资深者大多疑惑莫名之际,就在高继坤思考琢磨之际……

哒,哒,哒。

脚步传来,一串清脆脚步声在这一刻回荡于门外,传递于耳中。

响动由远及近,很像某种硬皮革所发踩踏声,简单来讲你可以理解为门外响动要么是高跟鞋要么是马靴。

嗯?

果不其然,听到声音,所有人集体闭嘴,所有人集体一愣。

最后,除赵平仍闭目养神无反应外,受好奇心促使,不管是资深者还是新人,众人纷纷回头,纷纷将目光盯向会议室大门。

哒,哒,哒。

吱嘎。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响,随着房门自外推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因灯光映射而略显进入的纤细影子,然后是一双白色马靴踏入视野,最后,

一名年轻女生走入房间,径直展现于众人视野。

现场一片死寂,人群呆滞愕然。

是的,打从这年轻女人进入会议时期,除单纯震撼于对方样貌的新人和闭目不语的赵平外,其于资深者几乎清一色陷入惊愕狐疑状态,因为……

因为女生给他们的感觉实在太难以言喻了。

对方很漂亮,超级漂亮,单论样貌几乎不次于当初叶薇,但,也很陌生,大伙儿不认识,可陌生中又隐隐掺杂着一丝熟悉。

这人是谁?

放眼看去,首先可以确定目前站于门口之人是一名女性,一名非常年轻又容貌极美的女生,此人穿着并不刻意,不太像刻意打扮,所穿衣物也是一般年轻女孩所常见着装,上身为一件黄色齐腰针织衫,内里则是粉红色紧身衬衣,紧致的内衬使得高耸胸部愈发凸出,腰部则斜挂着一条牛仔腰带,往下为一条同上衣配套裙针织和黑色长筒袜,最下方则是一双白色女士马靴,当然,除模样漂亮外,对方整体气质亦比较特殊,属于一种介于萝莉与御姐之间的气质,唯一遗憾是头发偏短,如果是披肩长发的话应该会更加完美。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不算遗憾的遗憾,那就是女生虽好看,唯表情太过冰冷。

此刻,这名既熟悉又陌生的漂亮女生就这样面无表情置身于门口,置身于所有人视野中。

只是……

看着看着,度过了最初惊讶,部分资深者表情进一步变换,随即愕然从之前惊讶转变成一脸疑惑,因为,眼前女生的衣着打扮给他们的感觉竟有些似曾相识,貌似以往曾见过,或者说另一名超级美女亦曾穿过相似着装。

啪。

忽然,彭虎先是一拍脑袋,旋即手指着女生衣服道:“啊!我想起来了,叶薇就曾这样打扮过!”

光头男话音刚落,一旁,恍然回神,姚付江就以用狐疑语气对女生询问道:“你是谁?为何你给我的感觉有些熟悉?”

说是如此,实际亦是如此,正如姚付江所言,虽并不认识,但女生样貌却很像众人所熟悉的一名同伴,单从对方身上所散发的熟悉气息就可以明显察觉到。

然……

“哇!超级美女啊!”

就在姚付江提出问题之际,不待众人猜测出女生真实身份更不待女生做出回答,下一秒,受眼前一幕刺激,陈逍遥动了,竟在高呼了一声后猛然弹跳而起,旋即如控制不住身体般径直女生扑去!

不否认青年道士动作极快,毕竟常年习武,哪怕潜意识动作仍比寻常人快上几分,加之突然前扑,寻常人基本躲无可躲,原以为对方很难躲过,眼看美女就要惨遭狼吻,可,谁曾想……

碰!

“呜啊!噗!”

陈逍遥动作虽快,不料女生反应却比他还快,电光火石间,就在陈道士即将扑至女生身上时,略一侧身,旋即,一条骤然甩来大腿就这样猛然甩至青年脸上,而陈逍遥亦毫无意外的被这一记鞭腿给狠狠抽趴在地痛呼惨嚎,许是用力过猛,刚一扑倒,一口老血从嘴里喷出,说时迟那时快,不待陈逍遥爬起,下一秒,夹杂着冷厉劲风,一只马靴又以刹那间踏至青年右脸,下踩力量奇大,大到陈逍遥完挣脱不开,最后只能俯趴地面哀嚎频频。

事情并未结束,见陈逍遥挣扎无效,女生先是低头冷冷看了眼脚下,接着继续发力,本就死踩青年面门的右脚进一步加重力道,用力揉碾。

“呜,呜呜……”

终于!因实在承受不了如此虐打,加之马靴靴跟实在太硬,一番揉虐下,陈逍遥惨嚎愈发凄厉,竟疼他眼泪鼻涕同时流出!

见此一幕,先不提早已目瞪口呆的新人,彭虎、姚付江以及钱学玲集体大吃一惊!

哗啦。

没想到这女生身手竟如此了得,如此快速,此刻,听着陈逍遥惨叫,出于本能,彭虎赫然起身,姚付江赫然站起,二人双双做出戒备动作,尤其是彭虎甚至都已经做好出手准备,只不过……

未等陈逍遥惨叫结束,未等彭虎试图出手救援,对面,会议桌末尾,早先一直闭目养神的赵平慢慢睁开眼睛,转头看向门口,最后用平淡语气朝女生说出一句话:“程樱,首先祝贺你恢复本来面目,但时间也不早了,我建议咱们还是尽快开始会议如何?”

什么!!!

赵平话音方落,现场所有人集体愣住了。